湖南列车脱轨前村民已报警 还爬上天桥挥衣服示警


据香港《文汇报》3月30日消息,本年初,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制作防疫包。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市民福祉等。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而言,在特定环境下和可以产生气溶胶的医疗操作过程中,病毒可能会通过空气传播(例如:气管插管、支气管镜检查、开放式吸痰、喷雾治疗、插管前手控通气、病人俯卧位、呼吸机脱机、非侵入式正压通气、气管造口术和心肺复苏)。在对中国75465例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的分析中,并未报告通过空气传播的案例。当地时间3月3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布了题为《共担责任、全球声援:应对新冠病毒的社会经济影响》的报告,并呼吁每个人都共同行动来解决这一危机的负面影响并减轻对人们的打击。

面对声讨,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却反复声称,民政处与建制派是在“政治打压”,而对于小册子中的各种问题杨却始终不正面回应。对此,拥有12年香港区议会资历的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指出,民政处对区议会的拨款审批相当严格,凡漏印区议会名字或作个人宣传的活动,一律均不会发还款项,过去曾有先例,完全不涉及杨所说的情况。

他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重新评估了2020年和2021年的经济增长前景,宣布全球已进入衰退期,与2009年一样糟糕或更糟。因此,报告呼吁,应对疫情的规模至少应占全球生产总值的10%。

古特雷斯强调,“我们今天发布的报告的信息很明确:共同承担责任,应对新冠病毒的影响,实现全球团结。这是采取行动的呼吁。”他指出,首先,要立即采取协调一致的卫生应对措施来抑制病毒传播并结束大流行。至关重要的是,发达国家应立即协助欠发达国家加强其卫生系统和应对能力,以阻止其传播。第二,必须处理这场危机造成的社会和经济上的毁灭性打击,将重点放在受影响最严重的方面:妇女、老年人、青年、低薪工人、中小企业、非正规部门和弱势群体,特别是那些身处人道危机和冲突环境中的人。这意味着出台能够为工人和家庭提供直接资源、提供健康和失业保险、扩大社会保障以及为企业提供支持以防止破产和大量失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而空气传播不同于飞沫传播(空气传播通常是通过直径小于5微米的颗粒传播)。这些颗粒来自于较大的飞沫蒸发或者存在在尘埃粒子上。它们可能在空中停留较长的一段时间,并可以在超过1米以上的距离范围传播。